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走进常熟 >> 新闻中心 >> 专题焦点

从靠水吃水到共同守护

【发布单位:日报社】【信息时间:2012-08-16 10:00 阅读次数: 】【字号 打印】【关闭

      文/本报记者 王钱欣

  她们在尚湖边长大,先后成为尚湖水产大队和社区负责人,经历了尚湖围湖造田、退田还湖的曲折历程,她们更懂得一池清水的来之不易。

  ■尚湖属于全市人民

  今年80岁的吴翠妧曾任尚湖社区前身水产大队党支部书记。吴翠妧说,以前尚湖有24个闸口通外河,每天临近黄昏,渔民驾船返回,家家户户开始做饭,炊烟袅袅,虞山十八景之一“湖甸烟雨”由此而来。那时,她家开鱼行,村民从尚湖捕到鱼后卖到鱼行,城里的鱼贩子也到鱼行来买鱼,每天有几十条渔船停靠鱼行。她说,当时村里有26条鸬鹚船,后来发现鸬鹚不光捕鱼还吃小鱼,只得作价将鸬鹚卖了。

  吴翠妧20多岁时,尚湖围湖造田。她说,围湖后平地种稻、种小麦,还种树,桃花岛上的桃树就是他们当年种的。田边的沟壑围网养鱼,在锦绣园附近当年有几十个鱼塘。村民自己培育鱼苗,将虾籽碾成浆,喂给鱼苗吃,鱼苗长大再散放到尚湖。

  上世纪60年代,尚湖社区前身水产大队成立,30多岁的吴翠妧任党支部书记。回想那段时光,吴翠妧说,村民有六七百人,靠捕鱼为生,居住分散,文化程度普遍较低。围湖后,村民除了种地、养鱼,还上虞山开山采石,驾船到无锡蔬菜市场跑运输。她说,围湖造田的想法很朴实,总感觉种粮比捕鱼强,殊不知,这样一来破坏了生态,湖中原有大量鸟禽飞走了。

  1985年初,市委、市政府为恢复尚湖生态平衡和山水景观,开发旅游风景区,决定退田还湖。吴翠妧说,当时邻村都在大力发展集体经济,尤其是临近的服装城,搞得风生水起。水产大队也曾一度想把尚湖一块水面重新填平,建房造厂,发展三产,但被相关部门叫停,甚至到尚湖投放饲料都不允许。

  吴翠妧说,那时大家心里有怨言,那么好的发展机会,错过就没有了。可是转念一想,尚湖已成风景区,自来水厂的取水口也在尚湖,尚湖不仅仅是六七百村民的,更是全体常熟人民的。

  ■共同维护一湖碧水

  8月7日上午,记者跟随山湖办事处尚湖社区两名村民乘汽艇在湖面巡视。在串湖大堤两侧,岸边不时漂着塑料袋、空酒瓶等。随着尚湖游客日益增多,垃圾数量也不断增加,虽然有村民每日早晚清扫,但依旧有垃圾出现。

  社区书记张明华说,渔民除了季节性捕捞外,还要进行湖面保洁,制止市民游泳,以及偷盗鱼苗。

  制止钓鱼是为了防止饵料造成水质污染。张明华说,有些钓鱼人直接用丝网抓鱼,丝网网眼小,能将湖里的大鱼小鱼一起抓,还有些钓鱼者不但向水中抛饵料还向湖里投放农药,等死虾浮到水面,鱼吃虾时再捕鱼。

  巡查中,他们发现有人使用电捕鱼。我国渔业法明文规定,不允许电捕鱼。如果经常在同一范围内用电捕鱼,这个区域的水就变成了电解水,鱼、虾、水草等生物都无法生长,这对生态是极大的破坏。有一次,巡防队员发现一辆面包车长时间停在湖堤上,车中无人,立即通知社区派人开汽艇到湖面巡查,发现有两个人正在湖面一条玻璃钢小艇上电捕鱼。

  张明华说,为了保持水质,湖边不能发展工业,就连农田灌溉后的水也不能随意排放,沿湖居民为尚湖作出了牺牲,但是维护青山绿水秀美的环境,还要靠全体市民共同努力。